夜空中国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

圣诞树星团广域

星空之美,有时不在于繁星璀璨,而在于隐藏其间的瑰丽珍宝。

比如麒麟座这头“独角兽”的犄角附近(上图红框),虽说肉眼看不到什么亮星,却刚好位于银河正中,在相机的长时间曝光之下,暗星密密麻麻,遍布整个画面(下图)。但它们并不是这片天区真正的主角。

仔细端详的话,在那些繁星之间,隐约可见一大片红——那是距离地球约2700光年、位于银河系猎户旋臂的一大团电离氢云(下图)。这种红色,源于星云里的氢。这种最简单的元素,在宇宙中含量也最为丰富。受到周边年轻恒星的紫外光照射,氢电离后便会发出这种特有的喜庆色彩。

这片氢云里形态各异的不同局部,也化身成为诸多深空珍宝。其中最著名的,当数画面中部偏下那颗蓝色亮星周边,称为圣诞树星团(下图)。每到圣诞节前后,它便会登上各种星空网站的首页。可惜,我是没看出这颗树到底像在哪里,反倒是它右边的锥状星云和左上边的狐狸皮星云,惟妙惟肖,十分逼真。

氢云中的其他成份,则给这一片大红添加了丰富的色彩和层次。比如画面上方那一抹蓝色,便是反射星云IC 447,是一团尘埃在散射邻近的星光。它之所以泛蓝,道理跟地球上的蓝天相通,都是因为蓝色光更容易被细小的尘埃或气体分子所散射。

而在圣诞树星团的左上方,不透光的尘埃则在红色氢云里抠出了一团深色剪影,形象飘逸,说不出来像什么,却同样迷人。

如果不是相机长时间曝光累积微弱信号,如果不是后期处理弱化星点并强化背景,隐藏在繁星之间的这些深空瑰宝,就凭我们人类对于暗光先天不足的肉眼,怕是无论如何都欣赏不到的。

Steed,2021年1月4日-2月16日摄于 河北 康保县银河天文台。QHY268C + 锐星150 2.8 HNT + 艾顿CEM60,焦距420mm,f/2.8,高增益模式:增益56,偏置10,制冷-30℃,199张*300秒;扩展阱深模式:增益0,偏置10,制冷-45℃,148张*1000秒;累积曝光57.7小时,3张拼接。

Next Post

Previous Post

Leave a Reply

© 2022 夜空中国

Theme by Anders Norén